Jd_close
您的位置:首页 > 外事史料 > 相关资料
透视达赖集团分裂言行、揭露达赖集团反动本质系列评论三十:达赖数典忘祖才最“不光彩”发布时间:2011-07-22 09:06:43

 

    由于炒作“退休”问题没有掀起什么风浪,近日,十四世达赖丹增嘉措老话重提,又开始炒作有关达赖世系的转世问题。

    据外媒报道,达赖日前在接受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时,声称在他死后由谁继承、作为藏传佛教的“领导者”,中国不能干预。并说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进行干涉“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他甚至有些气急败坏地叫嚣:“我要澄清一件事,就我的转世而言,最终的权威是我而不是别人。”他还声言,“这是一个宗教事务”,中国执政的“无神论”的共产党人不相信转世,所以“不能决定基于信仰基础上的事情”。

    达赖曾屡屡拿他的转世说事,这个话题早已不再新鲜。他曾多次对西方媒体表示,“转世有许多种方式”,说他的转世者可能是“一个女孩”,或者“非西藏人”,甚至要废除历史和文化的传统做法,在他死之前,就选择他的转世者。

    这一次,达赖说得更加露骨。他的观点归纳起来,关键的意思是两点:一是下一辈达赖的转世,只能由他——十四世达赖丹增嘉措自己决定;二是中国中央政府无权干预“宗教事务”,因为在中国执政的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不相信转世。

    达赖这一说法与历史事实和藏传佛教的传统相悖,完全是别有用心。

    人们都知道,活佛转世制度,出自佛教灵魂不死、生死轮回、佛以种种化身救度众生的观念。因此,最基本的前提,是上一辈活佛圆寂之后,才可能有“转世”的事情。试问十四世达赖,他又怎样去“决定”他死后的事呢?历史上,在活佛转世制度尚不规范的时候,确实发生过有的活佛,在生前就指认他要转世在哪里——通常是他的亲属或家族中,结果闹出了他死后降生的孩子却是女性的笑话。正因为如此,清朝中央政府才制定了“金瓶掣签”等活佛转世制度,形成了藏传佛教大活佛转世的历史定制,确保了藏传佛教最有特色的这一宗教传统得以健康有序地传承。

    依照藏传佛教的传统,达赖等大活佛的转世,一般要经过一系列的传统程序。上一辈大活佛圆寂时的面向或暗示,虽然可以作为参考,但由于不可能在生前就指明他圆寂之后出生的具体哪个人,所以仍要经过其他大活佛进行占卜或观湖等,判断转世方向和可能的地点。在卜算方位发现卜征与大活佛圆寂大致同时出生的男孩以后,再进行一系列测试,看看有无“灵异”现象。在确认所寻找的男孩都符合要求后,再经过“金瓶掣签”,选定新一辈大活佛。

    最重要的是,达赖等大活佛的转世,还必须要得到中央政府的认可。即使在个别情况下,转世灵童需免予“金瓶掣签”,也须得到中央政府的批准。就达赖世系而言,从历史上五世达赖喇嘛得到清朝中央政府的册封、从此确立了达赖一系在西藏的宗教和政治地位开始,历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都要经中央政府批准才能确认,这早已成为广大藏传佛教信众高度认可的历史定制和宗教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十四世达赖的产生,同样遵守着这一“历史定制”。寻找十四世达赖的工作,是在十三世达赖喇嘛去世后才开始的。当时高僧们根据十三世达赖去世后的种种“神迹”,在青藏安多地区一个偏僻的村落,找到了一个两岁的男孩。经过一连串测试,将他定为转世灵童,并依例报告中央政府。中央政府派出专员入藏,查看了灵童的“灵异”情况,随后颁布命令,批准灵童继任为十四世达赖喇嘛,并由中央政府主持了十四世达赖的坐床典礼。

   从活佛转世制度以及十四世达赖产生的历史,都不难看出,十四世达赖有关转世由他自己决定、中国中央政府无权干预“宗教事务”,都是一种荒唐和无知的说法,是典型的数典忘祖。
    至于达赖所说的因为执政的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不相信转世,所以“不能决定基于信仰基础上的事情”,同样无知和荒谬。

    在历史上,清朝的乾隆皇帝在著名的《喇嘛说》中,也明确表示不相信活佛转世的说法。他认为,“佛本无生,岂有转世”?但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的中央政府,清政府仍尊重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做法,并通过《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确立了被藏地广大僧俗信众普遍认可、流传至今的“金瓶掣签”等活佛转世制度。与此同时,清朝中央政府还设立理藩院,专事管理西藏等少数民族事务。藏地主要寺庙的活佛和在寺喇嘛人数,都要一一造具名册,在理藩院备案,不能随意增多。对有各类问题的喇嘛,也要按《理藩院则例》进行处罚。乾隆帝还下令,对“教中败类,罪在不赦者,即当明正典刑,断不稍为袒护”。绝不像十四世达赖所说,如果中央政府的执政者不相信转世,就“不能决定基于信仰基础上的事情”了。

    现代中国,已经进入依法治国的新时期。中国共产党虽然是无神论者,但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中国各派宗教信徒的宗教信仰、宗教自由都受到法律的保护。与此同时,一切“宗教事务”也必须在中国法律所允许的框架内进行。而达赖却在派人与中央政府接触磋商时,在所谓的“备忘录”中提出:“对一般的宗教活动,包括师徒关系、寺院管理、转世灵童的认证等事务,政府都不应进行干涉”,完全是没有任何历史依据、缺乏现代法治意识的一派胡言。这一次达赖老调重弹,其目的不外乎要抛开传统,大权独揽,凌驾于法律之上,为了政治需要而任意胡为。

    达赖的这些无视藏传佛教传统的说法,早已引起了包括西方人在内的世人的广泛质疑。美国《纽约时报》就曾刊发一篇题为《你可以选择你的转世灵童吗》的文章,对达赖的说法提出疑问,认为废除寻找达赖转世者的传统方法,会降低后任达赖喇嘛的合法性。说到底,达赖以转世是“宗教事务”为名,拒绝中国中央政府“干预”,不过是他一直以来表面不说“藏独”、实质上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的又一次暴露。表面上是维护“宗教事务”,实际上是为了“藏独”不惜毁灭宗教传统。

   正因为转世问题“是一个宗教事务”,所以遵循历史与传统,才最为重要,才是对广大信徒宗教信仰的尊重。否则,就是对广大信奉藏传佛教民众意愿的粗暴践踏。数百年来,藏地信奉藏传佛教的民众,并非信奉某一辈达赖,他们信奉的是这一转世传承。十四世达赖企图垄断转世问题、抛弃历史定制、毁灭宗教传统的谬论和行为,不啻是对他自身的否定,必将受到广大信教群众的唾弃,在他这一世达赖分裂祖国的不光彩历史上,再加上“不光彩”的一笔。

版权所有:西藏自治区外事侨务办公室 藏ICP备110000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