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_close
您的位置:首页 > 外事史料 > 相关资料
透视达赖集团分裂言行、揭露达赖集团反动本质系列评论二十三:为什么说达赖“退休”不过是场闹剧发布时间:2011-07-22 08:11:04

 

    近一段时期,十四世达赖正在玩命炒作他要“退休”的噱头,宣称要退出政治权力,专心当“宗教领袖”。围绕在他身边的分裂集团,在很配合地表演了一幕“盛情挽留”的戏码后,又转而吹捧说,达赖移交政治权力的这一举措,“是350多年来的第一次”。好像这位分裂集团的总头目,又干出了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
    事实果真如达赖所说,只要他宣称交出政治权力,他就算“退休”、不再是分裂集团的总头目了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从叛逃祖国以来,达赖一直处心积虑地要从历史的犄角旮旯中,企图找出西藏在历史上并不属于中国的证据。所以,他对达赖一系,因何在西藏获得政教合一的政治权力,肯定不会陌生。他也深深懂得,达赖一系获得政治权力的途径,历来都是因为宗教因素。只要不放开“宗教领袖”牌位,不论在形式上是不是“政治领袖”,他都可以永远稳居当年他亲手所建立的这个分裂集团的权力核心。
    历史上,达赖一系在西藏步入政治中心,是在明末清初。当时,格鲁派不甘心受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所支持的藏巴汗的排挤和迫害,五世达赖与四世班禅一起,从青海请来了信奉格鲁派的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的军队,打败了藏巴汗,成为西藏势力最强的教派。由于固始汗与五世达赖,都承认清朝中央政府对西藏的统治权,并得到了中央政府的册封,清朝中央政府对西藏实行了蒙古汗王与达赖共同治理西藏的政策。但这一时期,主导西藏的地方势力,实际上是蒙古汗王,就连五世达赖的“第司”(相当于“管家”),都是由蒙古汗王任命的。
    五世达赖圆寂后,第司桑结嘉措与蒙古汗王发生了矛盾,导致了蒙古准噶尔部对西藏的入侵。清朝中央政府派兵将准噶尔部驱逐出西藏以后,废除蒙古汗王制,改以“噶伦制”,即任命五位噶伦,共同办理西藏事务。此后不久,前后藏的噶伦之间矛盾激化,相互残杀。
    中央政府在平定“噶伦之乱”后,又尝试以“藏王制”,即委托受封为“多罗郡王”的颇罗鼐处理藏政,同时开始派遣驻藏大臣,与藏王共同处理西藏事务。
    “多罗郡王”颇罗鼐去世后,他的次子珠尔墨特那木扎勒继任。珠尔墨特倒行逆施,排挤驻藏大臣,奏请驻藏清军撤回内地,杀其兄、逐其侄,并勾结准噶尔部,密谋叛乱。两位驻藏大臣在紧急情况下,诱杀珠尔墨特于驻藏大臣衙署,两大臣也被珠尔墨特的部下所杀。在这一变乱期间,七世达赖依靠他在信众中的影响力和格鲁派势力,保护了驻藏大臣的部属,出面收拾残局,直到中央政府派出的军队进入拉萨平叛。
     由于七世达赖喇嘛在平定“珠尔墨特之乱”中立有功劳,清朝中央政府决定,授权达赖喇嘛参与西藏地方事务,下设四噶伦组成“噶厦”政府,由达赖和驻藏大臣共同领导。这就是西藏真正的政教合一政权的开始。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达赖喇嘛在“珠尔墨特之乱”中能够出面维持局面,并非由于他是西藏的“政治领袖”,而是长期以来,达赖喇嘛作为格鲁派大活佛,在信众中形成的影响力,以及格鲁派在藏地的宗教势力。第二,达赖喇嘛的政治权力,来自于中央政府的正式授予,依据出自中央政府的《酌定西藏善后章程》(十三条)。第三,在有清一代,达赖从来就不是西藏唯一的最高统治者,他要与中央政府驻藏大臣,共同行使对西藏事务的管理权。
     而且,在有清一代,真正由达赖喇嘛行使中央政府所授予的那一部分西藏事务管理权的时间,也并不很长。由于七世以后的历世达赖喇嘛大多极为短命,因此,从1751年七世达赖受命掌权起,一直到西藏和平解放的1951年,这整整200年时间里,8位达赖喇嘛的执政时间,只有73年,仅占这200年时间的36%。其他127年、占64%的时间里,除了驻藏大臣之外,是谁占据着西藏地方政府最高首脑的位置呢?那就是“摄政”,即在上一辈达赖圆寂后、新一代达赖成人前,这一段时间内,由中央政府任命一位“摄政”(通常是格鲁派有影响的大活佛),与驻藏大臣一起,共同管理藏地事务。
     这就意味着,在清政府确定西藏政教合一制度以后,“摄政”代行达赖职权、在藏地统治的时间,远远超过达赖喇嘛。
     然而,由于达赖喇嘛独特的宗教地位,尽管在这200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达赖并没有实际掌握西藏的政治权力,人们仍然把达赖喇嘛看作是政教合一政权的最高领导者。只要他愿意、中央政府同意,达赖在成年以后,随时可以将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由此可以看出,达赖的政治权力,一方面来自中央政府的授权,另一方面来自他的宗教地位。
     十四世达赖对这一点,可谓心知肚明。1959年他叛逃祖国,在境外很快筹建了所谓“西藏流亡政府”,仅凭他的宗教地位,牢牢地盘踞在这一分裂集团的权力顶端。可以说,只要他有达赖喇嘛这个招牌,在这个分裂集团中,就不可能有任何人挑战他的权威。
     所以,达赖才可以放心地搞什么“民主选举”、搞什么“退休”游戏,而不必担心大权旁落。事实上,早在前几年,他已经导演了一幕“民主选举”闹剧,成立了所谓“内阁”,还任命了什么“总理”,好像“西藏流亡政府”已摆脱了政教合一,走向“民主”,他已与分裂集团的权力无关。如此一来,公开场合,他可以更加方便地隐藏政客面目,以“宗教领袖”的外衣作伪装,在国际上招摇惑众;暗地里,这一分裂集团的政治权力,仍牢牢地掌握在他手中。这次他搞什么“退休”、“移交政治权力”,就使人们看得更清楚了,什么“议会”、什么“内阁”、什么“总理”,都不过是达赖手中的傀儡,都是他所导演的闹剧中的道具。
     达赖心里非常清楚,他之所以能够成为流亡藏人政教合一政权的总头子,完全是宗教的因素在起作用。只要他不从“达赖喇嘛”的神主牌位上“退休”,他就永远是这个分裂集团的“精神领袖”、“政治核心”、实际上的权力操纵者。“藏独”分子不会、也不能放弃这一对外招摇的“品牌”,达赖也绝不会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除非有朝一日,无奈地被时间之帚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因此,达赖“退休”,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又一场闹剧而已。

版权所有:西藏自治区外事侨务办公室 藏ICP备11000077号